首页 »

80后公务员:我为什么还不辞职

2019/9/22 0:45:57

80后公务员:我为什么还不辞职

 

“独木桥式”晋升

 

又听说在我眼中属于实职岗位领导的同事辞职了。对于我这个依然在副主任科员岗位上原地踏步的人,这绝对是个不小的刺激。在我们这个“僧多粥少”的系统里,从科员到副主任科员,升一个级别都非常难,有实职的他怎么还辞职了?

 

按照《公务员法》的规定,工作满三年可以晋升一个级,可现实情况却是,单位里很多快要退休的老同志依然还是科员。因此,我们系统从科员到副主任科员的正常晋升,每年不多的名额基本上就是照顾一两年内要退休的老同事,以让他们在退休后能够拿到更多的收入,其他人就只有全市系统内副科级领导干部公开竞聘这一条路了。

 

笔试、面试、民主评议,过五关斩六将,每年上千人竞争十几个领导岗位,绝对比当初考公务员时惨烈得多。特别是最近两年的竞聘还搞异地交流,只能报考外区的职位。一不小心,就很可能从闵行到杨浦上班去了。要是考上了幅员广阔的浦东的职位,还有和滴水湖相伴的可能。

 

如此千辛万苦、提心吊胆地从科员提升为副科长,一年下来也就比原来多几千块钱而已。而且,还因为成了基层领导,每年多出了种种严苛的考试,更不必说加班加点理所应当冲在前面。或许对于年轻人来说,能当上领导更多的是对自我价值的一种认可吧。

 

我为何还是淡定

 

突然想到了自己,面对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辞职,我为什么还能这么淡定?我,上海东北角名校研究生毕业,工作9年,级别一直维持在转正时的副主任科员,收入一直没有涨过。不,按照工龄,好像其中涨过几十块钱。

 

我进入体制内时,没有赶上分房这种好事,但幸运的是当时的房价不高,毕业时就和研究生同学买房结婚了。婚后老公也在公司越做越好,做不做公务员,都没有经济压力。

 

同事们平日里经常开玩笑说:“我们都是模范老公、模范妻子,家务活全包,因为人穷志短啊。”新进的人,不是啃老爹就是啃老公。没有家底的小男生,尤其是外地的,哪有钱买房娶老婆,一个月四千多,关键是一辈子也差不多都这样,还不早早走人啊。

 

从08年到现在,我们单位的辞职人数由个位数攀升到十位数,辞职的人级别也由普通科员上升到处长。

 

工作这些年,内心不是没有涌现过辞职的念头,尤其是前两年。我研究生毕业后在基层窗口整整七年,每天做着极其简单的活儿,同样的话要说上几十遍,上班的八小时就像在透明的展示窗里,头顶摄像头,战战兢兢。

 

曾经有个同学来我单位,见识了我一整天的工作后,说了句:“我要是你,一个礼拜就疯了。也就是你,不愧是咱们班脾气最好最有耐心的人了。”

 

当时的我,脑子里还回响着领导的口号“窗口就是形象”,“最优秀的人才能在窗口服务”。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太天真了,无论你怎么努力,总有不解和委屈等着自己。

 

艰难的窗口工作

 

在个人维权意识不断提高,仇官仇富倾向越发明显的今天,我们这些政府部门的窗口人员,也成了老百姓发泄社会不满情绪的渠道。你不知道面前这位怒气冲冲的人是刚被老板训斥过,还是昨晚和爱人拌嘴了,当得知他的资料不齐全无法受理时,即使再耐心的解释,一场暴风骤雨有时仍不可避免。

 

面对随处可见的各种投诉热线、行风政风电话,按照单位“有投诉必有回复”的处理原则,我们早养成了“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”的超脱。可就是这样,还有躺枪的可能,投诉人的一句“服务态度不好”就让你彻底歇菜。

 

什么叫态度不好呢?你朝他微笑,他可以说你在嘲笑他。所有投诉,第一时间就会转办下来,基层负责人必须想方设法让投诉人取消投诉,否则就会影响基层的考核,所有人都得跟着扣分扣钱。虽然才几十元钱的事情,但这更多是一种荣誉和责任,没有人愿意给单位和同事“抹黑”。

 

作为行政执法单位,基层窗口更多承担的是服务职能,最核心的审批职能在后台,也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的其他部门人员的工作。所以,窗口有时确实无法解决某些问题,诸如“为什么规定的时间到了,批复还没有下来”,“为什么不同意”。窗口所能起到的作用,只是协调沟通。

 

但有的人不理解,认为是窗口人员不负责、在推诿,窗口成为了矛盾聚集地和爆发地。

 

同事纷纷离开

 

在窗口的日子一天天过去,有人来了不到半年就调去了更有技术含量、有审批权的部门;有人一年或两年后调走,也有同事陆续辞职,只有我还一直在。

 

心情低落的时候,偶尔也会想,为什么自己还没有轮岗?每次业务考试我都是高分通过啊,在单位表现也不错,还是研究生啊!想到还有大学生比自己在窗口的时间更长,心里也就平衡一点了。

 

更阿Q的是,简单重复的事情做多了,到后来对自己的能力开始质疑,居然觉得自己做着和单位中专生差不多的活。想到收入比他们高多了,也就知足了。

 

为了不让自己彻底废掉,我和单位的其他年轻人一样,下班后投入到了中级经济师、中级会计师、注册会计师、注册税务师等资格证书的复习备考中。身边有一个牛人,居然把注册会计师、注册税务师、律师、注册资产评估师都考过了。

 

后来,我终于有机会换了个工作岗位,做自己喜欢的、专业性更强的事情。我开始主动加班加点,没日没夜,似乎要把过去耽误的岁月都补回来。虽然没有加薪,升职无望,但不想浑浑噩噩虚度人生。

 

当年考入公务员时,同批进单位的50多人里,近20人都是研究生,还不乏清华、北大、复旦、交大等名牌院校,多少人都是放弃了知名外企、银行等众多OFFER,选择了成为政府机构的一颗螺丝钉。后来,研究生少了,进来的多是名校本科生;再后来,很多本科生的毕业学校都没有听说过,现在面试过了都不来报到,或者上班没几个月就走人了。

 

身边的同事和朋友,选择离开体制的人越来越多,特别是近两年来。一个朋友从审计局辞职去了基金公司,离开后收入翻了几番,工作强度只是增加了一半而已,她都后悔没有早点离开。一个同事去开了琴行,把爱好做成了事业,生活的有滋有味。还有同事没有找到下家,就直接辞职了,说不相信找不到月薪高于八千的工作,先犒劳前五年的辛苦工作好好休息下。

 

公务员系统如何留人

 

作为没有强烈金钱欲望,也不迷恋权力的普通人,我还是选择继续在体制内踏实工作。但是,对这个又爱又恨的公务员体制,我还是有话要说。

 

首先,坦率的讲,政府部门里大多数岗位尤其是基层工作,真的不需要太高的学历和太强的能力,需要的是服从和耐心。说得高尚一点,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那种奉献精神,就连审计、税务、司法系统这种技术含量比较高的部门里,也有很多简单机械的事务。

 

那么,这类简单、纯服务性的工作能否标准化、外包出去,从而既减少政府开支,又能提高效率和服务质量?研究生拿着本科生的工资,做着中专生的活,他的工作积极性有拿着本科生工资的中专生高吗?

 

其次,对于高薪养廉,我从不奢求。但是,公务员系统究竟如何留住人才?法官去律所当合伙人,税务官去会计师事务所当顾问,有能力有想法的中年骨干一个个辞职,去体制外实现自己的价值,说明了什么?公务员系统里的考核、监督等等很多,的确都需要改革。

 

而被外界风传的所谓灰色收入,只是高空走钢丝,并且不是每个公务员都有机会接触到。对于重要岗位的人员,高压能够保证他不贪腐 ,但如何激发工作的主动性,还是一个待解的难题。